1
新闻详情

【花器篇】特殊时期的仪式感

发表时间:2020-03-20 23:19

2020年,天南海北的我们,度过了一个史上最特殊的春节。

对于很多上班族来说,也已经开启了朝九晚五“在家办公”的特殊模式,

每天长时间的在家居办公室内工作,

很容易使房间变得杂乱,影响心情。

然而这一切除了与自律有关,

也与办公室、书房内的装修有关,

舒适的场景、喜爱的装饰

总是令人忍不住的怦然心动,找到自己喜欢的风格,

让你从拖延患者瞬间变身自律达人!

中国艺术追索冷寂,不求喧哗。

闹中取静,犹如一件宋代的花器,

带着宋人的宁静与气度,把寂然而平淡的美发挥到极致。

玉松汝瓷李晓涓所制的新汝窑花器,便有这样的空灵、幽寂的特征。

它象征了人们对清洁精神世界的挚爱与追索,

在审美上更追索一种清雅的境界。

也可以说,打开了一方优雅的新天地。


创作者深黯传统人文精神的孤寂与幽远,

她在花器的形、神上取古意而又追今貌,

在器物审美上求静求雅,在花器的形体上,求奇求清。

花器作为文房之物,只求点缀气氛,营造情调,

绝不喧宾厅主,但又自有意趣。


一个人审美的高低,全在于这些文玩雅器的运用。

用得好,犹如戴熙所说的“一丸冷月”,“大有生趣在”。

花器之静雅中,有花叶的生机,它活化了文房的少许空间,

创造出室内可以“空空无人”,但也“水流花开”的美境。


在现代家居生活中,

花器也尽量地体质着其“自然的纯粹性”,

以自然之物的原理进行呈现,维系着人与自然的关系。

它在人之居所的动、静之间,营造某种自在,某种闲适。

花器的存在可不只是为了让鲜花有个安身之所,

一个高颜值的花器不仅能自成风景,增色添意,

很多时候还会大大加成花的美丽值。

所谓人靠衣装,花靠瓶装,

一点心意,再加上一点新意,

你也能在花瓶里养出属于自己的“精致生活。”



分享到: